热门搜索:  haoshienme  as    脢梅   3 8 3 7  xxx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间:2015-03-19 11:57 文章来源:告白网 点击次数:

如果要给龚蓓苾和伍仕贤加上一个注解,相信没什么比“郎才女貌”更加合适了。98 年相识,00年牵手,04年踏入婚姻殿堂,2012年迎来爱情结晶,不知不觉,两人已一起相携走过15个年头了。龚蓓苾自己回忆起这个数字都觉得有点咋舌,又有多少人想到在娱乐圈浮华的镜头下还有这样细水长流弥足情深的爱情。正应了那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时间在两人看来,不过酿造爱情的美酒,越久越香醇。

白色情人节正流行,问起龚蓓苾要给先生准备什么惊喜,她有点害羞的解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节日,之前都没有过过呢。”低调率真得不可思议。事实上这一天,她要去参加一个电视剧公司的年会,依然在工作中度过,但她很释然,“我年前连续拍完《我的婚姻谁做主》、《秦时明月》、《恶老板》三部电视剧和电影《之旅》,等待播出的期间,可能会稍微休息一下。我和小伍(伍仕贤)都不是为了拍戏成天在外奔波的人,我拍戏的时候,他会多花时间顾家里,也会来探班,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较多,不用担心在这一天没有特别庆祝。”但她调皮地补充了一句,“但我可能会准备个惊喜也说不定。”

就像一句电影台词说的“有些事情不用一个晚上做完的,我们又不赶时间。” 从大学时期相识到恋爱到结婚,龚蓓苾和伍仕贤的爱情路走得“很不急”,一切又都很水到渠成。在伍仕贤的生日party相识,从朋友发展到恋人,两人花了2 年的时间,在那段时光里,龚蓓苾意识到自己等的就是这样一个可靠的肩膀,“小伍是一个特别认真、敞亮的人,不管作为是朋友还是恋人,他这点都很吸引我。”2000年确定恋爱关系后,两人合作了第一部作品《车四十四》,这部震撼人心的短片在全球范围内绽放华彩,两个人从那一刻又多了一层关系——“战友”,一同受邀参加了戛纳、威尼斯、香港、纽约、韩国釜山等电影节,轰动各个国际电影节。龚蓓苾回忆起那时,带着小女孩的欢喜,“我记得那时候在国外,为了要宣传这部作品,我们两个人还手绘了一些小海报,到大街上去贴,特别逗。”

到04年拍《独自等待》的时候,龚蓓苾成了电影里那个敢爱敢恨的女孩李静,这是伍仕贤认为和她本人最像的一个角色;11年拍的《形影不离》里,她则是时而干练时而冷艳的双面美妞。有人说龚蓓苾是伍仕贤的“御用女主角”,她直言不敢当,“只要和小伍合作过的人,又觉得合适的,他都喜欢接着合作,不止我一个人。” 而相处多年,伍仕贤创作角色时会不会有太太的影子,龚蓓苾大笑道,“我也不知道,在他导演的作品上,小伍常常会创作出一些很奇妙有趣的东西,我常想钻到他脑子里去看看是怎么想到的。” 对龚蓓苾而言,最开心的是,她和伍仕贤沿着电影这条路一起走了过来,一路上事业、爱情和家庭都慢慢开花结果,“我们一起白手起家,同甘共苦,很庆幸一路上 有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人陪伴和支持彼此。”

从恋爱到结婚,融入彼此的家庭和生长环境,对于龚蓓苾和伍仕贤而言,就像是到一个新语境一样,从最初的挑战到现在的如鱼得水。因为公婆都是外国人,龚蓓苾现在和他们交流时,仍以英语居多,“生活上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有难度,在我们看来,除了饮食和礼仪上的稍许不同之外,我们的相处和沟通没有任何问题,都很能理解对方。”她举例说,“就像小伍每年和我回我老家过年,大家都会吃火锅嘛,吃到最后,他说‘不行了,我不能再吃火锅了’,我妈妈就会给他买披萨吃, 或者我陪他去吃西餐。所以我们家饮食也很多元化,各种美食都会去尝试,这样多好,生活会显得很圆融。”

2012年迎来两人的爱情结晶后,龚蓓苾和伍仕贤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人和人的关系很像一个圆,有了孩子之后,这个弧度就变得更加圆满了。” 有了孩子之后,龚蓓苾的生活重心发生了很大转移,“女孩都会这样,能迅速就从太太进入妈妈的角色里,但不能放弃经营你和另一半的感情,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 她说,自己和伍仕贤都是很爱浪漫的人,结婚10年有余,到现在,两个人依然会保持着至少每周一次的‘约会’,“公婆会帮我们照看一下宝宝,我们就可以出去约会下。可能行程很简单,一起看场电影,然后吃一顿好吃的,我觉得两个人即使在婚后也要懂得经营浪漫。” 他们因此也有很多的共同爱好,例如电影、美食和旅游, 所以无论做什么都很合拍。“有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对于伴侣很重要,就好像你在看一部不错的电影,身边的人却睡着了;或者你觉得哪里哪里拍的很棒,但对方却觉得没看懂;这样的生活会少了很多乐趣。”

而为人父母方面,两人也是自觉又默契,“在宝宝的问题上,只要有分歧,我们会自己先协商一个结果出来,即使有不愉快时,也从来不当着孩子面前争执。”

你称赞他们是模范夫妻,龚蓓苾哈哈大笑,说,“我们其实也会吵架的,但冷静下来后,一定会和对方道歉。”当你问他们是不是soulmate时,龚蓓苾思考几秒后, 很诚恳也很笃定的说“我们是彼此的soulmate”,她说,没有生来就有的绝对默契,“但两个人从结婚那刻起,灵魂就是绑在一 起的,只是有的后来没有磨合好,产生了裂痕;有的磨合得很好,就会越来越紧密。”